唐卓
唐卓
唐卓,祖籍邓州。诗人、辞赋家、书画家。现任加拿大中华文化研究院副主席兼秘书长,《加拿大中华诗书画大展》序列年展组委会主任、编辑室主任。中国国际书画家协会理事,中国书画家联谊会理事,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华词赋社会员。1988年,国家ISQ9000A艺术体系资质认证评审委员会授予“中国优秀书法家”称号。2015年中国邮政集邮网授予“邮票上的十大书画艺术大家”称号。     自幼酷爱文艺,博学于古法,求教于名师。勤学苦练,触类旁通。书法、美术、工艺设计八十年代即参加全国及省级展览并获奖。1987年,襄樊市政协、文联、电视台、报社等单位联合举办了《唐卓书法展览》,之后多次在深圳、北京、温哥华等地举办个人书法艺术展,作品被多国领导人及有关团体和个人收藏。1989年参加主持《天涯杯国际书法美术摄影大奖赛》获得圆满成功,在国内外引起热烈反响。之后长期从事国际文化交流工作。著有《唐卓书法选》、《梦飞翁诗词选》和《唐卓艺廊》之《书法集》、《诗词联谜集》等。
唐卓先生的诗、赋作品享誉海内外。他创作的《中华书法赋》、《中华隶书千字文》,浓缩诠释了中国文字、书法数千年发展史,开艺术史论之先河,被《书法报》、《书法导报》、《羲之书画报》等专业报刊发表,起到轰动效应。他近年来创作了《温哥华赋》、《吉隆坡赋》、《深圳龙岗赋》、《黄祖颂》、《唐祖颂》等二十余件辞赋、书法作品亦在海内外发表和展出,受到中外学者、观众的好评。

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书法报》社长、著名文艺理论家王荣生先生为《唐卓艺廊.书法集》作序:

不懈的求索者
——代序
王荣生
中国书法发展至东汉,崔瑗的《草书势》、蔡邕的《笔论》、《九势》等书学论著问世,推出了审美自由与心物合一的书法创作观点。随着张芝、杜度等草书创作的热潮涌起,中国书法发展的步伐开辟了一个新时代。千百年来,无数钟爱书法艺术的学子为取得艺术创造的真谛大胆而艰难的求索着,他们甚至不惜献出毕生精力。唐卓先生当是这些不懈的求索者之中的一员。
唐卓出身于干部家庭,8岁开始在父亲指导下从颜体楷书入门学习书法。文革中期,弱冠之年的唐卓已经写得一手好字,在家乡邓州小有名气。由于父亲被错划右派,唐卓作为“可教子女”被县里两家造反派轮流强制抄写大字报、书写大标语、绘制大批判漫画、宣传画。虽是受了些委屈凌辱,却也得到了很好的练习机会。唐卓逐步成了县里有名的“笔杆子”。1974年南水北调陶岔渠首建成典礼,渠首上的三丈长水泥大字“水利是农业的命脉”(老宋体);1976年毛泽东主席追悼大会主会标(黑体);邓县烈士陵园烈士纪念碑碑文(隶书);1982年撤销人民公社成立县乡政府130块机关门牌书写等等“重头戏”的任务,唐卓都出色的完成。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唐卓被推荐为南阳地区书法工作者协会首届会员、邓县书法协会常务理事。1984年始,他的诗词书法作品登上了《河南日报》《湖北日报》、《人民日报》等大型报刊,1986年,他的隶书作品入展《河南省首届群众书法展览》。之后又获得《峨眉杯》全国书法大赛三等奖;工艺美术设计获得轻工部创新二等奖、湖北省一等奖。1987年,襄樊市政协、襄樊市文联等单位在湖北襄樊市举办了《唐卓书法展览》。1988年,唐卓投身改革的大潮,下海到三亚,和江西书法家余风顺合作,成功主持举办了《天涯杯国际书法美术摄影大奖赛》,兴办了“仙鹿居书画廊”。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又出版了《唐卓书法作品选》和《唐卓诗词选》。并以深圳锦绣中华、民俗文化村、世界之窗等旅游景点为内容,创作了书法书签系列,并在深圳各景点营销,颇受好评。进入2000年以来,唐卓多次到加拿大、新加坡和港、澳、台等地参加海外书画交流活动。尤其是2010年10月在加拿大举办的《唐卓书法艺术展》取得圆满成功,在大洋彼岸产生了轰动效应。
2010年初,唐卓被加拿大华人企业家协会聘为加拿大中华文化研究院教授,担任中华文化研究院秘书长,负责大展组织、编辑工作。唐卓以十分的勇气和自信挑起了这副重担,积极协助黄斌主席,成功主持了第五、六届大展,第七届大展也即将圆满闭幕。唐卓先生平生酷爱中国传统的诗书画艺术,干起来自然是得心应手。他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深得黄斌主席和历届评委们的好评。
唐卓的书法涉猎甚广,可书写多种风格,真草隶篆诸体皆能,犹喜隶变。从事书法的学习、创作半个世纪来,他执着追求,坚毅不怠,终有所成。他漫长的学书之路,大略经历了三个阶段:
笃学尚法,此其一。唐卓幼时学写楷书,由于时代的原因,苦于没有字帖,就在老师指导下练习笔法,照着报纸上的字体练写结体。后来老师帮他借到几页别人用棉纸摹写的颜真卿《多宝塔碑》范本,就如饥似渴的临写。一次从一个朋友处借到一本残缺不全的《张景碑》字帖,朋友限他三天归还。他如获至宝,通宵达旦逐字临习,并且把每一个字双钩下来以备长期临习,然后才把字帖还给了朋友。唐卓深知临习法帖的重要性,只要一见到新的字帖,不论什么字体,什么风格,他都要生法拿来学习。他学过碑帖可谓宽博,从春秋时的石鼓文到东汉汉碑名帖,从晋代二王到唐宋颜柳欧褚、苏黄米蔡,广泛汲取古法营养。“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由于坚持刻苦练习法帖,并在工作实践中得以运用、升华,使之青少年时代的唐卓书法就已经崭露头角。
散怀尚意,此其二。著名文字学学者马宗霍在《书林藻鉴》中说:“纳古法于新意之中,生新法于古意之外,陶铸万象,隐括众长。”这正是唐卓所苦苦追求的要旨。他不甘于终生老老实实的吃古人的“现成饭”,立志要有所创新,有所作为。在他大量临习研究前人法帖的基础上,一直在努力探索着具有自己艺术个性的新路子。从幼年开始,从碑学、帖学之林中走进走出,从张迁碑、曹全碑到石门颂、杨淮表记,从东汉成熟的隶书法度上溯秦简、石鼓,致力探索隶变的新路。他散怀任情,徜徉恣肆,融会贯通,另辟蹊径。经历多少次失败,但他矢志不移,勇于进取,具有鲜明个性的书风渐至佳境。
返璞尚理,此其三。在大量的创作实践中,唐卓越来越清楚地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继承和创新的紧密依存的关系。书法艺术墨守成规不求创新就得不到发展,而创新远离了古法就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万变不离其宗,书法的创新不能偏离中国书法美的规律,但继承也决不能泥古不化,生搬硬套,机械模仿。要取其精华,弃其糟粕。总之,铸造新时代书法艺术的辉煌,就一定要把握好继承与创新之间的一个结合点。那么这个“结合点”在哪里?明末冯班在《钝吟书要》中说:“晋人用理,唐人用法,宋人用意。用理则从心所欲不逾矩。因晋人之理而立法,法定则字有常格,不及晋人矣。......意不周币则病生”,这里的“从心所欲不逾矩”就是这个结合点。如何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要反复进行“临帖—创作—临帖”的演练,没有捷径可寻的。正如大书法家孙过庭所说:“初学分布,务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这就是晋人崇尚的“书理”。循着这条艰苦的创新之路,唐卓滚爬摸打,临破了无数法帖,写退了多少纸笔,经历了百千次的失败,终于走出了自己的路子。他的书法作品蕴含的传统法则和鲜明个性越来越为海内外友人所喜爱并广为收藏。
唐卓有深厚的古典诗词功底,善作对联、迷语。1987年被吸收为中华诗词会员。前不久他拿着一套长卷向我征求意见。我展读之下,不禁称妙。原来是他自己撰词并书写的《中华书法赋》,卷长十余米,一千三百余字里凝聚了中国书法发展与嬗变的整个历史梗概。合辙押韵,朗朗上口。方寸古隶,颇具秦人古风;典雅凝练,却又简捷生动;妙趣多姿,恰是险奇平正。唐卓告诉我,他的新作《唐卓书法诗词选集》上、下册已近杀青,托我作序。望着这位淳厚谦和的老兄,我慎重的点了点头。沉思数日,由感而发,草就此文,以为之序。

(序文作者王荣生为《书法导报》社长、总编辑,中国书法家协会第  4、5、6届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编辑出版委员会副主任,中华台北书法家协会顾问,河南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北京大学书法研究所教授,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江苏省国画院顾问,河南省书画院顾问,河南省人大书画研究院顾问,河南省老年书画院名誉院长,河南省慈善书画院顾问,河南省中国书法院名誉院长,河南省诗词协会顾问,青岛中国书法院名誉院长,台北中华书法家协会顾问,中国傅山书法研究会副会长,中国生态书画院顾问,北京书法院顾问,广东书法院艺术指导,河北省社会科学院书法研究员,中原印社名誉社长,宣和印社顾问,曾多次担任多项全国书法篆刻大展评审监审组主任。)

作品:


唐卓菊石图0

中华隶书千字文

龙岗赋01-4

龙岗赋01-3

龙岗赋01-2